活出自我!正值事業巔峰「患重症被判來日無多」跑遍世界各地 10年後人生「活得比前半生更精采」

他的一生豐富又多彩多姿,下鄉、當兵打仗、下海經商、身患重症直至今日開著車遊遍天下!

李書懷,1956年出生於河南魯山,現居上海。中學畢業下鄉,當過兵,打過仗,做過公務員,後來辭職下海經商,2007年患重症後離開商界,養病期間喜歡上古典音樂和旅行,古典音樂可以養心怡情,旅行是又怡情又可強體。十幾年過去,目前身體狀況良好,先後涉足四十多個國家和大陸大部分地區,寫有上百篇遊記。

我叫李書懷,自幼在河南山區長大,二十多年前移居上海,被稱為新上海人。應邀來到《走吧有約》,我既開心又誠惶誠恐,因為和許多旅友相比,在遊歷方面我屬於菜鳥級別。

Advertisements

要說特點,我屬於玩的認真、走心的那一類。在旅行過程中,我喜歡用自己的視角去觀察和發現,並尋思琢磨將這些發現與思考,述說出來與大家分享。其實算不上什麼故事,說是感悟可能更確切一些,如果一些感悟能引起大家共鳴,是很快樂的事。

Advertisements

我從事過多種工作,說我的經歷豐富一些或許能沾點邊,但要是說傳奇有些誇大了。我自幼生長在山區,母親是山區教師,有點像蘇聯電影《山鄉女教師》的生活場景,那裡閉塞、偏遠,我七歲始見汽車,十二歲初見火車,高中畢業下鄉,別人是從城市到農村,我是從山區到縣城附近的平原。

我當兵是在兩年後,當的是偵察兵,訓練異常艱苦,長官犧牲第二天,是我火速接替他任偵察連尖兵班班長,那次戰鬥,我還有一位戰友掛彩,而我就在他身後幾公尺遠的地方,竟然毫髮無傷。

Advertisements

戰後退役進入銀行做金融管理工作,2000年辭職開公司,白手起家轉戰半個大陸,幾年前淡出商界,退休後約有一半的時間就是各地遊走。

Advertisements

我淡出商圈是因為身體的原因,十幾年前的一場大病讓我別無選擇。我最大的愛好:旅行、音樂、寫作。旅行可以領略山川壯麗,閱讀人間百態,音樂可以產生情感共鳴,感知豐盈的精神世界,寫作可以思考生命的意義,探索生活的內涵。這三者共同構建了一個人的精神世界,一個豐滿的人生。

此外,就是喜歡每天在網上和旅友們互動,我有許多活躍在世界各地的旅友,跟隨他們腳步,每天都能分享世界的精彩,了解到很多未知,可以收獲友誼又能增長知識。

Advertisements

我是2007年被診斷出食道重症並做了手術。身體的痛苦和心理壓力肯定有,我的態度是,積極治療,快樂生活。病來之則安之,其實許多重症患者都是不堪心理壓力,被自己嚇倒的,我是經過戰場看過許多大場面的老兵,心理承受能力強大一些。

Advertisements

曾被醫生診斷不久於人世,給我做手術的是醫院的著名專家,出院時說我最多可再活三到五年,當然這話是說給我家人聽的,我當時並不知曉。我出院做了短暫的放療後就停止了治療,接下來就開始了遊山玩水,我認為是藥三分毒,長期在都市鋼筋水泥的森林中生活不如出外旅行,在大自然的懷抱呼吸新鮮空氣,食用綠色食品,每天做有氧運動是最好的康復方式,在旅行中每天都有新的發現會使心情愉悅,而快樂又是最好的免疫方式。

講一件治療期間的事情,由於治療時副作用傷害了腸胃,每天拉肚子不止,吃了多種藥都不見效果,一個月體重下降了15公斤,此時恰逢一位自駕俱樂部老總邀我去美國,我想反正身體就這樣了,快樂一天是一天,說不定哪天見上帝了,連美國也沒去過很虧,便決定抱病走一趟,隨身還帶了不少藥,誰知到美國第三天不知不覺腸胃好了,連我自己都不可思議,是那裡的空氣和水質的原因?還是心情的作用?反正是不再肚子痛了,這是我那次旅行最大的意外收穫。

Advertisements

自此後,我跟隨這傢俱樂部多次出行,成了他們的金牌會員,這傢俱樂部的趙總還以我為例經常宣揚,說我的病就是跟他們俱樂部一起玩兒好的。十三年過去,我現在身體狀況和常人無異,除了沒有不良嗜好,和朋友喝幾杯也不須額外關照。爬山越野不輸大多數我的同齡人。從來也不吃什麼藥,就連體檢也不去,全憑自己的感覺。

2010年跟隨自駕俱樂部走川藏、新藏公路,其間經珠峰大本營、阿里地區等地,挑戰過生命禁區。

三次參加戈壁沙漠徒步行走,每次四天,在戈壁徒步120公里,最危險的一次是遇到沙塵暴,連人帶帳篷被吹跑幾十公尺才停下。

到過羅布泊湖心,祭奠過探險家余純順罹難之地。

曾在撒哈拉沙漠自駕穿越近千公里,去馬賽馬拉看過動物大遷徙。

曾數次行走藏區,爬過海拔5400多公尺的雪山,在波羅的海冰面曬過太陽,在愛琴海海底溫泉峽灣游過泳。

在我的旅途中,總覺得有幸運女神眷顧,2008年5月初在汶川,2017年11月在武隆,兩次都是剛剛離開便發生地震,2009年在撒哈拉目睹到海市蜃樓。

我其實較早時也是有車的人,因平常愛喝幾杯所以從不碰車,術後不再打理業務首件事便是考取駕照,拿到駕照的第二個月就開車去了雲貴川,首次出行沒有經驗也沒計劃,就是隨心所欲地玩,在川藏路上汽車動力不足還以為車子岀了毛病,到了香格里拉本來要去西藏境內再走一走,結果當年春天因拉薩戒嚴中途被勸返。

折回時又遊了稻城、丹巴,在返成都行至四姑娘山時遇道路封閉,等到晚上放行時大雨如注,沿途都是峭壁深谷,視線不足五公尺,我緊緊盯著前面大車的尾燈,心想只要聽著前方轟隆一聲立即剎車,途中飛石把車引擎蓋還砸了一個坑,到都江堰一百多公里的山路整整開了一夜,那是2008年5月9號的晚上,三天後,發生了那場慘烈的大地震,我們的車子正從震區的中心汶川映秀駛過,首次自駕岀行有驚無險,幸運之至。事後回想,幸虧途中被武警勸返,如果再遲兩天,後果不堪設想。

這些年走過不少地方,當然沒去過的地方更多。我興趣寬泛,凡是獨特的自然景觀和具有深厚歷史人文的地方我都喜歡。要談印象最深刻的地方還是西藏莫屬,西藏阿里的神山聖湖有超凡脫俗的大美,是朝聖者窮盡一生追尋的天國和靈魂的家園,那裡的美純粹、無言,有震攝人心的魅力,那裡是精神的天堂和身體的煉獄,走過一趟畢生難忘,是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洗禮。

國外我最喜歡的城市是耶路撒冷,最難忘的行程是巴爾幹半島之行。耶路撒冷是世界三大宗教的中心,各種文明在這裡融合、碰撞,各民族歷史積怨,矛盾在此彙集,一個耶路撒冷,半部世界史,這裡是世界的焦點。而巴爾幹半島又被稱為歐洲的火藥筒,薩拉熱窩有著歐洲的耶路撒冷之稱,我認為,看懂了耶路撒冷和巴爾幹半島,就看懂了大半個世界。這些地方走一遭,會真切地領會到古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以及百聞不如一見的說法是多麼精闢。

把旅行中所見所聞所思,用文字形式寫出與大家分享是一件快樂的事,在分享過程中又能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,反過來對自己也是開悟和提高的過程。我寫遊記始於旅友的鞭策和激勵。那是七年前跟隨自駕俱樂部游大西南,我的同屋是位名記,每日必寫,行文都是職業的素養,同行旅友也紛紛曬出文章,對我是刺激,也是啟發。可我多年不寫眼高手低,憋了多日在行程結束時才成一篇。

沒想到寫一篇遊記獲得了大家一致喝彩,著名旅行達人許秉寬先生後來還把這篇寫龔灘的遊記當做範文,每帶隊到龔灘必轉此文,算是一文在圈內走紅。其實我年輕時也是文青,當年寫過一陣子詩歌,還和顧城在同刊雜誌發表過,我是個肯用腦疏於筆的人,原因是詩歌字寫的少。後來在工作單位因寫公文產生了厭惡,輟筆了二十餘年。

受到朋友激勵和讚揚使我逐漸恢復了自信,從此後,便在旅行中多於觀察和思考,玩的認真和自覺起來,近年來,先後寫下數百篇遊記和美篇。

我認為,一篇好的遊記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視角,通過自己的感悟把體驗分享給大家,最忌諱流水帳式的介紹和百度知識的普及,其實,用最平實的語言寫出最真切的觀感,從而引起大家共鳴是最難的,這就是所說的大巧若拙吧。這樣的文章也接地氣兒,自己與這樣的標準差的很遠,但一直朝這方面在努力,近年,陸續有一些遊記被大陸報刊網站轉載和發表。還是自娛自樂狀態,許多文章只在朋友圈分享,處於原始生長的狀態。

在旅行途中,會遇到很多的旅伴,會有許多有趣的人和事,但大多都是擦肩而過,真正能夠沉澱下來的都是情趣相仿,審美標準相近的人,還有一點也十分重要,就是價值觀要相向,有博愛有情懷有正義感,你很難想像擁有不同價值觀的人對於歷史事件能夠產生共鳴。

我有許多高品質的旅伴,他們中間有作家、音樂家、攝影家、畫家,還有職業旅行家,自駕俱樂部老總,專線玩家和旅行達人.他們每個人都像一本書,都有不凡的經歷和故事,他們中不乏去過南北極在內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旅行者,有去過40多次西藏的大陸自駕第一人,有21年間去過150多次武隆的專線玩家和數十年獨愛黔東南的大學教授,還有滿世界追景的攝影人和探險家。與他們交往和互動,可以學到很多東西。

我曾和走吧有約嘉賓許秉寬先生先後四次沿烏江畫廊行走,武隆一帶是他的詩酒田園,從他身上,我感受到了沉浸式旅行帶來的超值享受和體驗,生活中質樸原始的美無處不在,沉浸其中,是發現美的過程,也是心靈凈化的歷程。

當然,要結交到好的旅伴首先要有共同的愛好,有相近的審美情趣和共同的話題。和志同道合的旅友相伴相行是一件幸福的事,好的旅伴之間是相互欣賞和優勢互補,我十分欣賞我的好友的一句話:「在對的季節,與對的人走最對的線路。」

如何結交到高品質的旅伴,我的體會是,你的文章就是最好的名片。那裡有你人生的感悟和體驗,有你的審美和境界。

我們這一代人,經歷了國際的許多重大事件,我有一個計劃,是走遍世界許多國家,想用我自己的觀察,自己的視角,記錄那裡的平民在社會轉型前後的生活變化和精神狀態,不帶入自己的觀點,對我們未來的社會型態也許會起到一些借鑒。旅行不僅是賞景,還要有所思索,有所借鑒,讓精神更充盈,讓行走更有意義。

未來的旅行沒有剛性的規劃,這要取決於身體,季節,外部環境和財力的各種條件,無論是人文的還是自然的景色我都不拒絕,旅行時帶著一顆思考的心努力去發現發掘獨特的有價值的東西,不做打卡式的旅行,讓每一次旅行都展現獨特的魅力。我想趁著身體尚好時儘可能多走些地方,待到走不動時也許會像我的好友許先生那樣,覓一處詩酒田園,約三五好友,回想走過的大千世界,總結一下自己的人生,留下一些思索和感悟。不求轟轟烈烈,只願內心充實。

過去有個旅行節目,裡面有兩句話廣為人知,說的是:「世界真奇妙,不看不知道。」我認為,看世界不僅要用眼睛,還要有一顆會思考的心,同樣的風景,思考與不思考會得出不一樣的結論。否則你縱是走遍大千世界,仍是背著自己的井,不會留下一串清晰的足印。

女作家畢淑敏寫過一篇文章《人生終要有一場觸及靈魂的旅行》,她在文中說旅行使人謙虛,意思是你走的地方越多,越會敬畏自然的偉大,時空的浩瀚和人文的深厚,越會覺得個人的渺小和微不足道,閱歷越豐富的人待人會越平和和富有愛心,會使人格升華。

對待疾病,實際上是個看待生命的問題,世上沒有永生的人,生命在於運動,快樂是最好的免疫力,可以使人生精彩。願我們通過旅行,都能獲得豐滿的人生。

詩酒趁年華、旅行趁年輕!他在經歷人生風雨之後,大徹大悟。

迷上自駕、愛上旅行,因為快樂才是最好的免疫力,旅行讓人生更豐滿,在他樂觀又快樂的生活中,不但讓身體狀況保持的更加良好,也將自身的快樂無私地分享給眾人。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